当前位置:主页 > 推荐 >
点击:返回首页

酷爸辣妈的另类育儿经

酷爸辣妈的另类育儿经

  家里有面专让儿子爬的攀岩墙

  这在杭州恐怕是第一家

  他是一名攀岩设备设计师,他还是一位三岁代孕孩子的辣爸,他和儿子的最常游戏便是攀岩。他就是Allen。

  “我想我应该是杭州第一个家里有攀岩墙的人吧。”Allen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2004年,Allen在自己家的客厅设计了一面攀岩墙,这个举措跟Allen的职业和爱好很有关系。他从事的是岩壁设计、岩壁设备开发生产,同时他还是一名攀岩教练。“我接触攀岩已经有六七年时间了。”

  家里的这堵攀岩墙高三米,面积约二十来平方米,设计方案全部出自Allen之手。“这面攀岩墙曾两度被修改。”第一次设计时,Allen把攀岩墙后面的空间变成了储物柜,考虑的是一种装饰效果,线路设计和岩点的设计也偏专业化。

  儿子的出生更让Allen觉得这堵墙很有用。“小代孕孩子的天性就是爬,我想给他一个施展天性的更大空间。”于是,他又重新设计。“我在上面进行了一些改进,降低难度,岩点用卡通形式的,还放了一些照片和玩具在上面,为的是吸引儿子的注意力。”Allen介绍道。

  如今,快满4岁的儿子几乎每天都要在这面墙上爬上好多趟。“他在爬的时候,我们给他做保护。对于他来说,这个感觉就跟走路一样。”有时候,儿子爬上瘾了,可因为年纪小,Allen还得控制他的运动量。“一方面可以培养他的注意力,另一方面,也锻炼了他的协调性。大概是一直就在攀岩的缘故,小家伙的胆子和我朋友亲戚家的小孩相比,大多了。” Allen很欣喜地见证着儿子成长的每步变化。

  女儿摔得皮破血流也不当回事

  这样的妈妈心肠有点硬

  “现在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,代孕孩子们都顺风顺水地生活在蜜罐里,想吃苦都没有机会,因此培养他们的抗摔打、抗挫折能力很有必要。”蔡能娜的观点如她本人,年轻而时尚。因此,女儿还在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,蔡能娜就为她做了个选择——学轮滑。

  “我小时候就挺好动的,以前学过滑冰。我觉得女代孕孩子要有艺术气质,但也得有运动细胞。”而这个选择对于女儿而言,却完全属于强迫,“当时她很不乐意,胆小,怕摔。”蔡能娜就在旁边拼命鼓劲消除胆怯。

  “刚开始时,每次摔倒了她就坐在地上哭,我就走过去,让她在哪里摔倒,自己就从哪里爬起来。”

  后来练多了,就不再把摔跤当回事,而且还掌握了摔的技巧,怎样让自己少受伤害。上了一半的课程后,女儿就喜欢上了轮滑。“其实,摔得厉害的还是后来学交叉过弯技术阶段,当时恰巧是夏天,有次摔倒时不仅护具破了,身上也磨得皮开肉绽。”

  蔡能娜上前用碘酒将伤口简单处理了一下,然后拿出餐巾纸在那里垫一垫,女儿很快重返运动场。“下节课时,伤口基本已结痂,就让她包着纱布训练。直到现在,手腕上那些伤疤还看得出来呢。”等到上第二期培训班时,不用多说,女儿自己去报了名。

  如今女儿已上小学二年级,蔡能娜说对她的功课没有抓得很紧,有兴趣的课外爱好尽量去满足,“俗话说,行行出状元,我希望她拥有一个健康的身心,快乐地成长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经常早上骑车上龙井的父子

  环浙环琼还想环台环法

  一天能骑行120公里,每周都会和爸妈骑行龙井。在良友车队里,才上初二的小车手“小大”车技排不上名堂,但年纪可以排在最小批次之列。家里的赛车都快成车行了,有十二三辆之多,可每天清晨,他都会骑着那辆看上去很不起眼、旧旧的自行车去上学,“主要怕偷。同学和老师们根本不知道我在玩车的。”

  “小大”大名袁天润,穿上骑行服,戴上头盔和眼镜,文气中增添了一份帅气。之所以玩车,是因为受他的爸爸、超级车迷袁工的影响。“我是2006年开始玩车的,骑了几个月后,身体的一些指标开始恢复正常,也尝到了骑车乐趣,便一直坚持到现在。”袁工说。

  只要有空,清晨五点袁工就会起床开始骑行龙井,然后再去上班。在“小大”上五年级的那年暑假,他要求儿子和他一起骑行。

  那段经历,让“小大”至今难以忘怀。“每天训练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躺到床上继续补觉。”记得第一次骑自行车上龙井,体力不支根本上不去,一路上停了好几回。不过现在,一口气就能冲上杨梅岭;那时候,自己的车技也不过硬,结果在冲下来时把前刹当成了后刹,一个筋斗栽了出去,好在有头盔保护,不然小命都有可能不保。

  后来,体能技术都过关了,“小大”就跟着爸爸长途跋涉,2007年环浙江骑行,2008年参加在德清举办的天泉山友谊赛,年底又跟着车队花了半个月时间环海南岛骑行……

  记得在环浙江骑行时,因为速度慢掉了队,“小大”和爸爸靠着微弱如萤火虫般的手电筒光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乡间赶了十几里夜路才追上大部队。

  最近,“小大”和爸爸最向往的事是环台湾岛骑行,“如果这能成行的话,下个目标该是环法了。”

随机推荐